手機

今天是2021年07月02日 星期五

您好,感謝您對西安市自來水有限公司的關注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- 企業黨建- 黨群動態

遵義,歷史在這里轉折

發布時間:2021-06-05     瀏覽次數:0

遵義,歷史在這里轉折

來源:《黨建》雜志

  胡啟涌

 黔北高原,峰巒疊嶂。烏江水長,蜿蜒東去。

  紅色遵義,轉折之城。1935年,中國工農紅軍在這里與敵周旋三個多月,經歷兩進遵義、奪取婁山關、四渡赤水、突破烏江等戰斗。其間,遵義會議的召開,在極端危險的時刻挽救了黨和紅軍,成為中國共產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。

  “群龍得首自騰翔,路線精通走一行。左右偏差能糾正,天空無限任飛揚。”新中國成立后,朱德的一首《遵義會議》詩作,道出了轉折后他歡欣鼓舞的心情。

  一個晴朗的冬日,暖暖的陽光灑滿黔北大地。我心懷敬意,來到遵義市老城區子尹路96號,又一次站在了舉世聞名的遵義會議會址前。

  會址坐南朝北,臨街而立,磚木結構,歇山式屋頂。毛澤東題寫的“遵義會議會址”六個大字,遒勁有力,熠熠生輝,高懸在會址正門上端。

  穿過門廊是一個鋪滿青石的大院,一幢由青磚、灰瓦、圓柱、翹檐、圍墻、曲欄組成的民國風格樓房,高聳在眼前,偉大的轉折就從這里開始。

  會址主樓左側有一棵分杈生長的刺槐,粗壯的枝干如同一個巨型字母“V”,是會址留給世人“勝利”的表情包。我走進會址主樓,順著屋角的木梯而上,二樓的一間長方形會客廳,便是遵義會議的召開處。一張長形木桌、二十把椅子、一個火盆、一個掛鐘,見證了中國共產黨在這里作出的讓中國革命轉危為安、轉敗為勝的偉大抉擇。

 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召開的遵義會議,中心議題是總結第五次反“圍剿”失敗和長征初期失利的教訓。會上,博古首先作主報告,他片面強調失敗的客觀原因。周恩來接著作副報告,指出失敗和失利的主要原因,是軍事領導的戰略戰術錯誤,并主動承擔責任作了自我批評,同時批評了博古、李德的錯誤。毛澤東在長達兩個小時的發言中,對博古、李德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進行了切中要害的分析和批評,并闡述了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戰術問題和當前應采取的軍事方針。毛澤東的發言得到絕大部分與會者的支持,他在會上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。

  站在木樓上,86年前的會議場景猶在眼前。我仿佛聽到了毛澤東那操著濃重湖南口音的發言,仿佛看到了與會者臉上最初的迷茫和會后的愉悅,仿佛看到了為保證會議的順利召開、彭德懷走出會場去刀靶水拒敵的匆匆身影……

  從此,中國革命開始了偉大的轉折。

  遵義會議紀念館,以遵義會議會址為中心,分布著遵義會議陳列館、紅軍總政治部舊址、蘇維埃國家銀行舊址、紅軍遵義警備司令部舊址等。近年來,紀念館面積不斷擴大,瞻仰者也不斷增多,每年達400余萬人次。

  走進遵義會議陳列館,一組雕像吸引了我的目光:一群衣衫襤褸、腳穿草鞋的紅軍戰士,振臂高呼,奮勇殺敵;幾名紅軍女戰士站在遵義街頭,向群眾宣傳北上抗日的方針;還有幾名紅軍戰士,正忙著在墻上書寫北上抗日救國標語……剎那間,我仿佛被帶回到那段烽火連天的崢嶸歲月。

  馬燈、斗笠、草鞋、大刀、紅纓槍,靜靜地擺放在展柜里,吸引著一撥又一撥游人駐足觀看。雖然隔著厚厚的玻璃,我分明看到這些紅色文物上,依然流淌著紅軍戰士滾燙的熱血,滋潤著這片神奇的大地。

  昏黃的燈光中,一架竹筏猶如一位飽經滄桑的船翁,在向游人講述著86年前紅軍渡江的傳奇故事。據文字介紹,這架竹筏是在赤水河岸邊征來的,是一件珍貴的紅色文物。制作筏子的竹子,就是赤水河兩岸的楠竹,船頭還擺放著一圈野麻制作的粗壯纜繩。我端詳良久,仿佛看到:英勇的紅軍戰士站在竹筏上,一邊向對岸的敵人開火,一邊奮力劃水。赤水河的水浪不斷濺起,竹筏在風浪中勇往直前。此刻,槍炮聲、廝殺聲、沖鋒號聲,仿佛在我的耳邊響起,嘹亮而久遠……

  金燦燦的夕陽下,我踏著鳳凰山順山鋪砌的358級臺階,朝著紅軍烈士陵園走去。陵園中央的紀念碑直插云霄,高聳如炬,由鄧小平題寫的“紅軍烈士永垂不朽”八個大字赫然入目。紀念碑底座上,“遵義會議”“奪取婁山關”“突破烏江”“四渡赤水”等浮雕,如同一部寫滿紅色精神的不朽著作,不斷散發著耀眼的光芒。

  紀念碑左側是鄧萍烈士墓,墓前的半身塑像,真實再現了紅軍第二次進占遵義時,紅三軍團參謀長鄧萍不幸中彈倒在戰友張愛萍肩上的悲壯一幕。當時,他年僅27歲。

  寒風拂面,我手撫塑像,默立墓前,然后擺上兩束白菊,鞠躬、鞠躬、再鞠躬……張愛萍將軍的悼詩不禁浮上心頭:“遵義城下灑熱血,三軍倚馬哭奇男。”

  陵園右側的松林中,一尊“紅軍菩薩”銅像尤為顯眼。銅像中的紅軍女軍醫,右手端著一碗熬好的中藥,左手抱著一個衣不遮體的生病男孩,畫面既溫暖又令人心疼。

  實際上,這位紅軍女軍醫的原型是男性,他叫龍思泉,是紅三軍團五師十三團二營的衛生員。中央紅軍轉戰遵義期間,龍思泉在遵義東南的桑木埡為當地窮苦百姓義務治病,被親切地稱作“紅軍菩薩”。一天,龍思泉外出義診返回駐地時,發現部隊已經轉移,便根據紙條上的留言追趕部隊,途中不幸被敵人殺害。當地百姓冒險將他的遺體抬到后山掩埋,并為他建墳立碑。當地國民黨反動勢力得知后,幾次毀墳,群眾又幾次悄悄重建。因龍思泉是群眾心中的“紅軍菩薩”,而傳說中的菩薩大都是女性形象,所以后來這尊“紅軍菩薩”銅像就誕生了。

  站在山頂,望著山下的湘江河,我用心回味遵義會議紀念館墻上的一句標語:堅定信念、實事求是、獨立自主、敢闖新路、民主團結。這20個字,不僅賦予了遵義作為“轉折之城”的獨特內涵與底蘊,更是我們黨無比寶貴、永不過時的精神財富。

  (作者系貴州省文史館研究員、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)

上一篇:延安精神永放光芒

下一篇:老紅軍留下傳家寶

久久青草91